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袁世海 > 红牛再起纷争:为金罐包装闹上法庭 正文

红牛再起纷争:为金罐包装闹上法庭

时间:2020-08-10 05:23:30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袁世海

核心提示


小孩火化,红牛要穿新衣服,只能跟她妈妈说,万一小孩回家了,要穿新衣服。

很快,纷争民警来了,接着来了好几辆警车。再起装闹这个小区前后大约有十来栋两房的一层小平楼。

此前,纷争罗自金和小儿子罗文持住在6公里远的何尔冲村,三年前,老家的房子倒塌后,他们被安置到这里。到了晚上,红牛他们叫了几个亲戚朋友,一行十来人,从镇上找到家里,又从家里找回镇上,一直找到晚上十点多,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门口的厨房由两块石头组成,再起装闹边上放了一辆破旧自行车,客厅堆满了小孩衣服和鞋子,都是刘坤从垃圾桶捡来的。

离埋尸现场约200米远,为金有一家废弃多年的养猪场。

从当天的监控视频里看到,罐包罗自金犹豫了十几分钟后,又沿阶梯返回马路,最终把胎盘丢进了马路边的垃圾桶里。

住在何尔冲村时,上法罗自金当了几十年的会计,跟亲戚朋友的关系都很好。如今大半年过去了,红牛有人劝罗文持把父亲的遗体从公安局的解剖室拉回来安葬,他坚持要进行二次尸检,一定要给他一个交代,不能让他死不瞑目。

整整20天过去了,再起装闹像大海里捞针一样,他们几乎寻遍了全镇,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罗文持去一百公里外找人替父亲算命,为金对方说:这个命我不算,人已经死了。1月初,罐包他说事发时自己正在家里搬砖,同村的杜家兴匆匆跑来,他说他撞人了,喊我过去打电话报警。

事发当天,纷争罗自金一开始想搭三轮车,平时从镇上回村里只要三四块钱,他问了几辆三轮车后,最终决定走路回家。